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手机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> 缉毒技术 >

缉毒英雄2的分集剧情

归档日期:09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缉毒技术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魏小明神秘地约见陈浩东,将有一次交易发生,但是自己要先拿定金。陈浩东故意戏弄他,给了一角钱。并且声明,不见兔子不撒鹰。魏小明担心陈浩东没有那么多钱,一百万不够。陈浩东带着魏小明来到银行取款机前,让魏小明亲眼见证了银行卡里的存款竟然高达6千万。即使这样,魏小明依然得意地摇摇头,还是不够,零头都不够。陈浩东根本不相信有那么多毒品。魏小明说,到时候,我只能分你一点点。多大的脚丫才能穿得下多大的鞋子。陈浩东表示,多少毒品,自己都可以吃进。现金为定金,可以另外在瑞士银行为魏小明开户。魏小明同意,届时交易。王朝酒店天台,陈浩东向杜丽汇报进展,可能有一笔数量很大的交易。杜丽不无忧虑,因魏小明的上线是王天有,他如果就是K哥的话,我们完全可以乐观对待。绿头鸽子起飞了。魏小明找到陈浩东,索要定金。陈浩东痛快地把银行卡的百万现金让魏小明看了,魏小明大喜。范建追问范金吾,为什么要等鸽子回来。范金吾告诉他,这是龙头老大当初为了买家安全,设置的秘密联络方法。鸽子回来,证明买家安全。不然,我们送货过去,就是自投罗网。范建又问买家与龙头老大合作这么久,何必这样麻烦?范金吾笑笑,他们并不认识。他们的联络也只通过“钥匙”,但是叶春生绝对不是“钥匙”,他不是卧底就是想来浑水摸鱼。因此,这一次试探叶春生,要加派人手,也要保护买家安全,终归人家是咱们衣食父母,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。小妖精好心地警告陈浩东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只要陈浩东听她的,就可以保证他的货源。要是跳过现在的老板,直接交易,可能会出麻烦。陈浩东发现小妖精一直在与另外的上线联络。王建军从禁闭室走了出来,失去了平日的暴躁,反而平静地向方国安讲述了自己的思考结果。他认为叶春生十几年如一日地与毒贩打交道,出生入死,既没能给老人送终,又不能给家人关爱,精神压力过大,挫折感太强,所以才一时糊涂走错了路。他请求组织上给叶春生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如果方国安答应,王建军就亲手把叶春生抓回来,算叶春生投案自首。方国安觉得王建军把人情与法律做交换,十分荒唐。方国安震怒之下宣布,如果王建军再不听指挥,就要开除他出警察队伍。王建军大喊,我不能忘恩负义!方国安宣布开除王建军。当王建军按照规定,缴出警服和警徽的时候,流下了自己的热泪。他发誓要以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身份,完成当缉毒警察的职责。小钢炮借口害怕,不敢再潜入国境,令人意外。叶春生看出小钢炮完全在表演,似乎在隐藏着另外的秘密,于是向范建表明小钢炮的重要作用。范建也明白叶春生缺少人手的处境,但是坤达以小钢炮胆子小容易误事为理由,同意小钢炮留下。坤达和范建因此争持不下,范金吾出面劝阻,最后抽签决定,派范建带人陪同叶春生一起,假扮翡翠商贩重新越境。叶春生对众叛亲离,十分沮丧和后悔。范建安慰他,一旦出货顺利,自己就出钱帮他培植新的手下。叶春生万分感激。但是,叶春生发现,准备运送的毒品数量并不多。范建直接制止了他的询问。叶春生熟知禁毒工作的所有特点和程序,连连抛出两个诱饵,让边防武警抓捕,以此牵制警力,然后声东击西,带队成功贩毒到了罗山。

  他们正准备连夜赶往云都。叶春生却突然提出,为了安全,在中途的罗山住一晚上,这引起了范建的质问。叶春生提出,直接以毒品来作为自己的利润。范建笑了笑,承诺给叶春生30%利润,只要叶春生同意只与其合作。范建早就料想到了叶春生有这么一招棋。叶春生只要还掌握买家,利润还可以再高一点。叶春生很满意。趁着夜色,叶春生回家探望,出乎意料的是,人去楼空,杜小梅和叶明亮失踪了。叶春生正在翻找自己的相册,猛地发现范建的手下已经在秘密监视着自己。到达云都之后,叶春生和范建来到了绝妙珠宝店,向魏小明说出了暗语。魏小明开门见山,同意交易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范建很是高兴,立刻就要约定交货时间地点。但是叶春生非要见到小妖精不可。魏小明似乎很无奈,只好请浴室里正在洗澡的小妖精赶紧出来见客。一番试探,叶春生这才放心下来,约定翌日高速公路边交易。叶春生黑夜里来到洗浴中心,他预订好包房,等待着来人。进来的却是范建。叶春生大吃一惊。范建掏出扫描仪,没有发现窃听和录像设备,这才追问叶春生,在这里与什么人秘密见面。叶春生支吾其词,说捏脚放松,并找了修脚师傅,进来是的方国安。范建和叶春生在回去的路上,决定慎重交易。按照计划,叶春生和范建命人开着运送毒品的汽车在云都周边转圈,观察魏小明的表现。

  叶春生根据追捕经验,发现了有人跟踪,准备和范建脱离危险区域。但是急于脱手的范建,坚持交易。范建从小妖精手里接过密码箱,匆忙验钞之后,命令手下留下车钥匙,离开汽车。出现在汽车附近的,正是魏小明。便衣警察已经做好跟踪的准备,突然吴大亮率领警察到来,蜂拥而上,魏小明侥幸驾车逃脱。叶春生也被吴大亮发现,吴大亮不肯听从方国安的命令,执意要抓捕叶春生。又一场跟踪追击出现了。叶春生带着范建夺路而逃,其实范建早有防范的准备。接应他们的翠竹,把他们领进了一条僻静的死胡同。偏偏从地下室里走出来了叶春生的妻子杜小梅,两人四目相对,愣在那里。为求安全,他们夺门进了杜小梅母子存身的地下室。杜小梅追问,叶春生为什么贩毒。叶春生只能不停地道歉,保证届时接他们母子离开。范建却要立刻带走杜小梅,从网吧里回来的叶明亮提着菜刀冲了进来,搂头就砍。叶春生一把夺下了菜刀。叶明亮告诉他,因为一个当了毒贩的爸爸,自己失去了保送警校的资格,也没有精力准备高考了。范建知道,纠缠下去,就要被警方抓捕,连忙逃跑。背着旅行包,一路寻找杜小梅母子而来的王建军惊讶地发现叶春生,追了过来。叶春生等人只能继续落荒而逃。王建军决定留下来,不管人家同意与否,他一直默默地照顾着杜小梅母子。心灰意冷耽于网游的叶明亮,因此而慢慢振作起来。对于丢失这一笔货,又发现了密码箱中的假钞,叶春生十分沮丧。范建却对叶春生愈加信任和欣赏,他觉得叶春生能把毒品带进境内,就是他讨价还价的资本。叶春生表示,如果范建是蓝花社老大的话,自己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,不然的话,回去了也要丢掉性命。他感觉范建比坤达和海威都聪明。范建闻言,很是受用。叶春生建议,再次去找魏小明,核查网络出了什么问题,否则,自己早晚要被出卖。范建装作无意地追问起王建军的情况。叶春生应对自如。此时的魏小明,很是得意,已经把载货的汽车开进了秘密仓库。他与陈浩东联系约定在夜总会见面,先要拿到瑞士银行的金卡,再带陈浩东去验货。接着,魏小明又跑去找上线老板——王天有,涕泪横流地哭诉交易失败,指责对方中有警方卧底,还吹嘘自己如何英勇地摆脱了警察。笑面菩萨一样的王天有,安慰魏小明,以后注意。但是要求魏小明,必须恢复与对方联系,查出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魏小明很为难,却也只能答应下来。方国安和杜丽安排的警察一直掌握着毒品卡车的下落,长线钓鱼。陈浩东与杜丽和方国安碰头,获悉叶春生已经出现,很是兴奋。可能叶春生已经查出云都的毒枭是谁,但他无法传递出来。因此,可以取消陈浩东的卧底任务了。方国安相信,叶春生一定会听明白自己给出的暗语。陈浩东很不放心叶春生的安全,也有点不放心叶春生的能力。他的弦外之音,被方国安听进心里。方国安追查吴大亮出现在现场的原因。原来,交易之前,曾经有一个神秘电线举报,从声音判断,不是魏小明,或许这个人就是毒枭更亲密的手下,甚至就是毒枭本人。当时,只有吴大亮在小组值班,于是就带队前来了。方国安觉察出其中另有隐情。叶春生打电话联系,方国安因劳累病倒。

  叶春生从宾馆的服务手册里发现,拨打181房间的电线,那么就是说再次的接头可以在181房间进行,这说明,叶春生不是孤身作战,战友们一直就在他的身边。但是他没有机会单独前往了。范建决定,亲自去探究买家的秘密了。当他们一起下楼的时候,叶春生找借口准备回一趟房间,却发现杜小梅正在楼道里打扫卫生。叶春生犹豫着,要不要让杜小梅帮助传递情报。杜小梅已经发现了他,四处无人,杜小梅追了过来,让叶春生对自己说实话。但是叶春生敏感地觉察到了有人跟踪,他准备冒险一试,把情报递给杜小梅。范建已经现身出来。叶春生介绍范建认识杜小梅,并且让范建给她点钱。杜小梅把钱砸到了叶春生的脸上,她不能要这样的赃钱。叶春生表示要接他们母子到境外过好日子。杜小梅坚定地表示,自己宁肯过这样的穷日子。范建拉着叶春生走开之后,杜小梅在角落里,痛哭失声。叶春生无法很快地把情报传递出来。被取消任务的陈浩东正在自己分析琢磨案情,突然接到魏小明要求赴约的电话。陈浩东马上答应下来。他利用前台渠道,迅速与化装成出租车司机的杜丽会面,说明了原委。杜丽同意陈浩东前去交易,挖出K哥。幸好,为了那一笔根本不存在的巨款,杜丽已经通过公安部向国际刑警组织求援,获得了对方在国际网络上的支持。范建在车上,向叶春生是否真的想把妻儿接走。叶春生很想,但是担心杜小梅和儿子那么冲动,容易误事。魏小明不在小妖精家,也不在网吧里。更令叶春生诧异的是,范建轻易找到了货车藏匿的秘密仓库,原来他给卡车安装了追踪系统。他们决定守株待兔。叶春生觉察到,范建不可轻视,更加起劲地吹捧他。范建表示,他们俩精诚合作,一往无前,关键要选对最终的买家。小妖精和陈浩东在马路上等待着魏小明的到来,小妖精看着陈浩东带来的金卡,顿时开始发情。陈浩东不得不逢场作戏。正巧小花坐出租车经过,看到后下车直冲了过去,杜丽适时现身,控制住小花,把小花强行带走。小妖精借口补装,就准备开溜。她在厕所向魏小明发出了警报,却被陈浩东一把夺下了手机。陈浩东把金卡塞到了小妖精手里,承诺小妖精可以自由地去网络认证、转帐。陈浩东的举动,让小妖精迟疑了。陈浩东真诚地表示,只要交易成功,自己就和小妖精结婚,带她去过逍遥的生活,给她幸福。小妖精感动了,她却不知道,这是陈浩东心底对小花的表白和内疚。陈浩东又表示,干脆他们俩携款潜逃。小妖精也明白过来,却被魏小明的手枪顶了回来。

  魏小明偷听了他们的阴谋,感觉自己被抛弃了,于是逼迫着他们一同回网吧,上网查账,他才要独吞这笔巨款。国际网络十分繁忙,在紧张地等待转帐确认的过程中,陈浩东发现了小妖精决非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小喽啰,她肯定是一个网络技术高手,而且一反常态,非常镇定。总算等来了网上银行的转帐确认,小妖精一下子又恢复了常态。魏小明和陈浩东来到了仓库。他们开始验货。一直藏身在车里的叶春生和范建都明白了。魏小明这是在黑吃黑。他背叛了自己的老板,也坑害了卖家。叶春生正要发作,被范建制止住。原来,关键的人物出场了。王天有带人包围了仓库,魏小明和陈浩东双双被擒。王天有对魏小明黑吃黑的行径深恶痛绝,准备杀掉魏小明。陈浩东为魏小明辩解,魏小明感激不尽,于是借坡下驴,解释说,自己发现卖家有问题,所以才牺牲自我,保全老板。这种无法自圆其说的解释,反而激怒了王天有。王天有让魏小明处决陈浩东,以证明他没有背叛自己。但是,魏小明确实也不敢更不好意思对陈浩东下手。范建对陈浩东的买家身份很有好感,就在魏小明为求自保,而要举枪射击的时候,叶春生和范建现身出来。叶春生说出了魏小明黑吃黑的真相,也亮明了范建的身份。王天有责怪蓝花社破坏规矩,没有必要这样见面。原来,他们之间为了保证安全交易,从来都采取单线联系。这样直接面对面,也是第一次。范建表示,这一次交易,是为了重建贩毒通道,因此要破例进行全方位的考查。陈浩东却不肯相信范建的卖家身份,因为毒品根本就是假冒的。王天有闻言,哈哈大笑,这证明范建的身份没有问题。按照龙头老大当初的约定,凡是贩毒网络出了问题之后的第一次交易,一定要出假货来探路。舍人不舍货。范建与王天有敲定,由叶春生担任联络人来送货,剩余的事情另外单独商谈。范建还要把陈浩东带走,被叶春生拦阻。因为叶春生感觉“唐显龙”这个人很面熟,似乎在缉毒会议上见过,没准就是警方卧底。范建大吃一惊。范建冷静下来,更加坚决地要带走陈浩东。王天有爽快地答应下来。王天有彻底进入了警方监控的视野中了。王天有的茶店里,魏小明继续邀功请赏,他觉得自己扮演黑吃黑试探卖家很成功,但是,王天有并没有实际要奖励他的意思。魏小明故作聪明地自问自答,觉得不应该把陈浩东这样的大买家拱手让给范建,损失了中间差价。王天有催要金卡,魏小明大吃一惊,幸好一番掩饰之后,王天有相信了他,在路上,金卡已经被陈浩东取回去了。范建若无其事地留下了陈浩东的手机号码,与他分手,招来叶春生的责怪。范建立刻通过入侵移动电话网络,检索了陈浩东这个叫做“唐显龙”的登记材料,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面对着事实,叶春生仍然不敢相信陈浩东。范建表示,留着陈浩东,自有妙用。自作聪明的魏小明很得意欺骗了所有人,怀揣金卡准备潜逃,被小妖精拦住,指责他抛弃了自己。魏小明反唇相讥,小妖精水性杨花,勾住了陈浩东这个有钱有型的小白脸。小妖精非要魏小明交出金卡,拳脚相加,魏小明决定杀人灭口。小妖精告诉他,陈浩东因为交易失败,已经电话通知了瑞士银行,转帐被取消了。魏小明赶紧验证,金卡里的确没有钱了。万分沮丧。陈浩东一直对自己安然脱身,有些意外。正在寻求与杜丽联络,却迎来了小妖精的纠缠。小妖精怀疑陈浩东到底有没有钱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jpshoesbuy.com/jidujishu/501.html